Monthly Archive: May 2016

我和教会的关系 My Relationship with the Church

我亲爱的Ryde Ward的兄弟姐妹以及朋友们,你们好。 我料到你们当中很多人都已经要么从小道消息要么通过观察发现我和后期圣徒教会的紧密联系在过去的一年发生了某些变化。 我现在不再参加所有的圣餐聚会,并且已经有些时日没有去参加主日学或者圣职的课程了。我已经请求不再领受召唤并且和教会保持一定的距离。 虽然我知道你们当中很多人已经知道此事,并且当我早已将此事在私下谈话中直接地告诉了你们当中的几个人(至少有4个人被告知),但是我想写下这段博客向所有人阐明我的立场,并且如果可能的话,回答人们可能对我所持有的、却不便和我直接讨论的问题。 事情的开头 几年来,随着我受到更多教育,我遇到了一些小事导致我的信仰稍有停滞。当我学到更多的关于科学,历史,心理学和哲学方面的知识以后,我偶尔会遇到一些小事令我对摩尔门信仰产生疑惑。 然而很久以来都没并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大事发生,一切还算平顺。也许你们当中有些人还记得我在2014年年末的时候在圣餐会上所做的以“怀疑”为主题的演讲。在那个时候,我还是相当坚信摩尔门教的。但在那时,我已看到我的思想正在经历一些变化的征兆。 最终,大概在2015年的2月,当我在自省的时候,我亲身体验到了一些事。当时我正在沿着离我家很近的街道上行走,忽然意识到一些不容易被察觉的问题:原来我对那些可能与我的摩尔门信仰相抵触的、或者可能让我重新审视我的摩尔门信仰的事物怀有深深的、根深蒂固的恐惧而不愿意去了解它们。 我害怕那些会导致我重新审视我的信仰的知识、信息和真相。 我和我自己讲道理:”如果教会真的如同它所宣称的一样真实并且至高无上,那么即便是网络上充斥了反对摩尔门教义的谎言,作为阅读者的我也应该能够洞悉它们,发现它们的虚假。 的确,正如一位著名的摩尔门教会领袖, J. Reuben Clark 主席所说 “如果我们掌握着真理,则其真实性不会受到任何调查研究的妨害。如果我们掌握的不是真理,这样的真理就应该被挑战.” 这句话给了我信心和勇气。我曾经是如此真诚地相信教会是真实的,并且坚信摩尔门经是神的话语。 因此,我自发地决定去做以前我没有机会去做的事:一点一点地,重新审视我的整个信仰体系。 深入研究阶段 我发邮件给我的母亲、父亲和一些亲密伙伴,让他们知道我的决定。我们在教会的信仰对我们来说非常的亲密并且重要,它在多个方面将我们捆绑在一起。我不希望在不告知我的亲友的情况下去经历任何事关信仰的精神之旅。我已将这类邮件公开在我的博客上,可以点击此处查阅,篇幅很长。 几个月来,我以摩尔门经为食,我呼吸着它,拥它入眠。我每天耗费多达6个小时的时间阅读、研究。几乎可以说,业余时间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致力于此。 事后,经计算,我年内为了此项研究花费了超过1000个小时. 鉴于这项研究的内容太多,在此我没有足够的空间来展示任何细节。但是如果你想了解一些我所研究的内容: 我在研究快结束的时候制作了一个视频用以阐释我的一些重大关切。链接如下:https://dl.dropboxusercontent.com/u/44610312/Why%20I’m%20an%20Agnostic%20Jack-Mormon%20(Sympathiser).mkv--该视频接近3个小时,并突出了一些重点。 我制作了这个博客,链接如下:http://shawnsodyssey.net/ 用以讨论我研究过的很多主题。截至目前,我的博客已含有55片文章,超过2 000 000字 对我而言,这是一个难以言喻的艰难时期,也许是我一生当中最艰难的时期。我用了很长的时间来祈祷自己众多的问题获得解答,不惜多夜失眠。 我的结论以及现在的状况。 最终,我得出结论,鉴于我学到的一切,我再也不能对摩尔门教会保持信仰。我眼下将自己界定为一个不可知论者或者无神论者。虽然我依然是一个有信念的人,却不再是一个教徒。 自从结束了去年的精神之旅,我的生活实际上有了很大的迈进。我已经自我治愈并逐渐恢复,变得相当释然了。 我和教会朋友们的关系 这里就此让我来谈谈:我和所有教会朋友们的关系。 首先,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让大家都明白:我信仰的丧失实际上和你们当中任何人都无因果关系。我没有收到来自你们任何一人的冒犯,相反,大部分情况下,你们对我向来是友善有加。我的心路历程完全是因为基于认知层面的疑惑。 我希望和你们所有人保持友谊,我依然爱你们,渴望与你们共度打排球、吃沙滩烧烤之类的时光。然而,除了偶尔在圣餐会上,在主日学习班和圣职会议的场合你们应该不会再见到我。 经常问的问题 / 讨论的题目 1…
Read more